• <code id="ok4cm"></code>
  • <tr id="ok4cm"><center id="ok4cm"></center></tr>
  • 無障礙說明

    老人七年被騙300余萬元 揭保健品推銷員詐騙套路

    [摘要]2011年至2018年期間,保健品推銷員徐某編造做生意需要周轉資金、賣保健品需要運費等理由,騙取上海一對老夫妻300余萬元。

    利用被害人的善心,在長達七年的時間里,找被害人要錢的次數高達幾百次,金額達300余萬元——

    老人的善良,讓騙子變本加厲

    2011年至2018年期間,保健品推銷員徐某編造做生意需要周轉資金、賣保健品需要運費等理由,騙取上海一對老夫妻300余萬元。被騙多次后,老伯因債務纏身深受刺激,突發腦梗離開了人世。10月17日,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對徐某提起公訴。

    噓寒問暖的年輕小伙

    77歲的紀阿婆是一名退休的小學教師,丈夫汪老伯以前是一名工程師,夫妻倆平日里很注重養生。2011年4月,紀阿婆在一次保健品講座上認識了當時年僅17歲的推銷員徐某,小伙子“阿姨長、阿姨短”地喊著,紀阿婆覺得這個小伙子看上去很老實,第一次下單,就從徐某處買了1萬多元的保健品。

    之后,徐某對老兩口噓寒問暖,經常拎著水果上門看望。老人的兒子常住國外,身邊突然出現一個對自己關懷備至的小伙子,夫妻倆都十分高興,想著徐某外地來的不容易,他們對徐某也是關心有加。

    2011年8月,徐某來到紀阿婆家里告訴她,自己準備開一家公司,但還差點錢,紀阿婆一聽毫不猶豫就借了3萬元給徐某救急。沒過兩個月,徐某又哭訴自己要結婚了但是錢不夠,紀阿婆又給了他8000元現金。

    2011年12月,徐某告訴紀阿婆一個“好消息”,他的公司已經開始運作,進了100箱冬蟲夏草保健品,生意做得還可以,紀阿婆也替他高興。但好景不長,過了一段時間,徐某又說現在上海保健品市場被壟斷了,要把這些保健品賣到外地去,但運過去需要運費。紀阿婆也希望徐某能回本,因此這一年她借給徐某的運輸費就高達30萬元。

    “他平時對我們老夫妻很客氣,我覺得他不會騙我們,他有錢肯定會還的,我們相信他說的是真話,所以就借給他了。”紀阿婆夫妻倆對徐某的所做所言一直非常信任。

    虛構生意和合作伙伴

    善良的紀阿婆并沒等來好消息,徐某告訴紀阿婆,自己的貨沒有賣掉,暫時無法還錢,但他找到一個叫李晨的可以幫他賣掉這些保健品,但李晨也缺資金,所以通過徐某找紀阿婆也借了不少錢,這些錢李晨都寫了欠條通過徐某轉交給了紀阿婆。

    為了要回錢,70多歲的紀阿婆一聽說徐某在哪個城市,她就跟著跑過去。拖著年邁的身體,紀阿婆去了廣州、成都、廈門、杭州等20多個地方,但徐某都避而不見,她多半是失望而歸,其中只有兩次見到了徐某。

    2013年,紀阿婆在廣州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李晨,這個徐某的合作伙伴看上去骨瘦如柴,已經不會說話了,據徐某說李晨之前被打傷了。目睹如此“慘狀”,善良的紀阿婆實在是開不了口再繼續要錢。

    2014年4月,紀阿婆又來到廈門找徐某,徐某將紀阿婆帶到一棟別墅里,在那里紀阿婆再次見到了李晨,可是這次李晨看上去胖了很多,紀阿婆有點疑惑。徐某告訴她,李晨因為受傷打了激素,所以變胖了。李晨有氣無力地回答紀阿婆,他也沒有錢,準備把別墅賣掉還錢。于是徐某拿來一本綠色的房產證,在紀阿婆面前晃了晃,可還沒等紀阿婆看清楚,徐某就收起來了。看到有房產證和身份證,單純的紀阿婆再一次相信他是有能力還錢的。

    “去了20多次他總是找各種借口,有時候說合作伙伴遇到意外死了,有時候說生病死了,總之徐某沒有給過我錢。他總是跟我說有的人嫌貨少,有的人嫌貨多,貨在運輸途中就沒有賣出去過。”紀阿婆此時已是心力交瘁,但她依然相信徐某,她一直以為徐某和李晨等人是在外面做生意受騙,反而同情他們,甚至有時候他們的手機通話費沒有了,買藥沒錢了,紀阿婆連30元、50元也都借給他們。

    可是令紀阿婆沒有想到的是,所謂賣保健品的事情根本不存在,而李晨也是徐某虛構的,欠條也都是徐某自己冒寫的。

    據徐某供述,當時他以要賣保健品的名義已經先后找紀阿婆要了200萬元,他害怕紀阿婆不愿意再相信他,便虛構了一個叫李晨的合作伙伴。當他聽說紀阿婆要來找李晨,便在杭州租了一間房子,從網吧隨便拉了個打游戲的瘦子,假扮李晨。當紀阿婆跑到廈門又要見李晨時,他沒有辦法,只得再次從網吧找了個人,愿意假扮的只有一個胖子,徐某也并不忌憚紀阿婆的質疑。

    除了李晨,徐某還順勢虛構了李晨的伯父、老婆等角色,用變聲器打電話給紀阿婆,將紀阿婆拉入一個用謊言編制的巨大圈套里,這一切都是為了能夠繼續騙紀阿婆的錢。“我覺得紀阿婆好說話,我只要找個理由她就會給我錢。”徐某利用紀阿婆的善心,7年間找她要錢的次數高達幾百次。

    債務纏身無家可歸

    紀阿婆這些年被徐某騙得掏空了家底,徐某每次借錢都向她承諾這次應急后,下一次就可以還錢了,讓紀阿婆不斷地陷入這樣的陷阱里,一次次把錢借給他。

    在認識徐某之前,紀阿婆和老伴靠著工程師和教師的退休金,生活也在小康水平。為了幫助徐某,老夫妻不僅把所有存款拿了出來,甚至找周邊朋友借了200余萬元。

    “那個時候債主討到家里來,居委會的人和警察也都來了,實在沒辦法了,我們老兩口的退休卡都交給人家了。”欠債累累的紀阿婆和汪老伯不得不將他們唯一的住房變賣,賣房款128萬元全部用于還債,自此無家可歸,只得租房度日。

    紀阿婆的一位80歲的好朋友和一位是殘疾人的鄰居也聽信了徐某的謊言,借給徐某50余萬元。更讓人心痛的是,紀阿婆的老伴汪老伯苦于此事壓力太大、身心交瘁,于2017年因突發腦梗離開了人世。

    這邊徐某騙來的300余萬元全部被他用于賭博、嫖娼,分文不剩,無法償還,而那邊紀阿婆卻身負200萬元債務。考慮到紀阿婆被騙的慘痛經歷,靜安區檢察院對其采取了司法救助,發放給紀阿婆救助金2.3萬元。

    正文已結束,您可以按alt+4進行評論
    責任編輯:sharonzhu
    收藏本文

    相關搜索

    為你推薦
    黑龙江36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
  • <code id="ok4cm"></code>
  • <tr id="ok4cm"><center id="ok4cm"></center></tr>
  • <code id="ok4cm"></code>
  • <tr id="ok4cm"><center id="ok4cm"></center></tr>